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假如你的老家遭遇强拆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1:12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家乡的“老屋”留存有许多人的童年记忆

近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将一封《致工学博士潍坊市长许立全先生有关拆迁问题的公开信》公布在网络上,立刻引起广泛关注,这封长达八千字的长信写于2010年11月17日,“在2010年11月17日凌晨,我家的房子被推土机推倒,并被立即清场,家具衣物粮食全无,我从初中到大学的书籍散落一地,以这种方式向我表明了什么是潍坊式的斯文扫地。 ”王进文在信的开头这样写到。

前些天,一篇《复旦博士的奔丧日记》在网上广泛传播,正在复旦大学读博士的孟建伟的家乡在山西太原。10月30日凌晨4点,他突然接到噩耗,数小时前,10多个拆迁者翻墙进了他的老家,把他看护房子的父亲活活打死。孟建伟于当日回家奔丧,到家后,他记下了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所感,并发到网上,向媒体和网民求救。

王进文在信中写到,“我必须非常感谢您及您所管辖负责的行政序列中的人员,包括雇用人员与临时工作人员,自2010年3月26日迄今所表现出来的极大的克制与自律,直到11月17日凌晨,都保证了我父母的人身安全,比起前不久复旦大学我的那位失去亲人的博士来说,我是幸运的,当然,仅仅是相比较而言,这有点冷幽默的感觉。”

在王进文的信中我们能看出他对自己曾经的家乡的热爱,“我家的房子当初建的很坚固,完全可以继续使用五十年,除地震情况外不会无故坍塌,而且今年春天已经有六双燕子做窝,充满生机,养有两只狗,一大一小,很可爱。只不过,没有了。”

“作为工学博士的您,面对我家房子遗址上满地狼藉的书本,做何感想?”

“倒掉的房子就如剪短的脐带,切断了我对潍坊的归属感,生于斯长于斯,却无法立足于斯,是谁之过?”

当知识分子遭遇强拆,他写下了万字长文,生活在大城市的他们并不能断绝与家乡的联系,如同罗大佑在《鹿港小镇》里唱到的,“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在梦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镇,庙里膜拜的人们依然虔诚,岁月掩不住爹娘纯朴的笑容 ”,前不久一位省级机关公务员也向媒体诉说了自己家乡的遭遇,在文章中,他这样写道:

十一期间,我回家一趟,与五一回家时相比,村里已是面目全非。房子拆了一大半,池塘边的水库已被平整,推土机还在作业,池塘边的房子孤零零立在那里。母亲从房间里出来,我已是不敢相对。多次听父亲说母亲气病了,真正看到时,发现她与五一时见到相比,又苍老憔悴了好多。问及宅基地问题,母亲老泪纵横,说是村里同样情况的,有的给了4间宅基地,有的甚至核定了6间。现如今不知是什么世道,表示还要继续坚持。

乘车离开村子时,我已是泪流满面。我为自己的身份感到愧疚与自责,而自己的劝说对父母来说或许也是一种伤害。联想到种种拆迁事件(而村里此前已有人被打伤住院),不免为父母担心。

担心已变成事实,而我还是无能为力!这将是一个难眠夜,为父母,为乡亲,为家里的鱼,为家里命运未卜的几十头仔猪……一生辛勤劳作、与世无争的父亲呀,我该怎么办?

“我不反对发展,我欢迎发展;我不反对城市化,我欢迎城市化;我不反对拆迁,我欢迎拆迁。前提是,确保更好地发展,确保更合理地城市化,确保更公平地拆迁。”在王进文的信中,我们能看到这样理性的声音,可现实却让他感到恶心。

每天都有关于强拆的新闻,不禁令我们担忧起自己家乡的老屋,假如有一天它不复存在了,那个小镇还是我们的家乡吗?那时我们童年的记忆真将无处安放。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老家正在进行拆迁事宜,将农民居住区合并,都住成单元楼,村子周遭也正进行相关开发企划。可怜那一户户用这几年发家致富盖起来的新院子,可怜村子四周延绵的庄稼地,可怜每日晴好的天空,可怜村子旁祖祖辈辈的坟头。——杨云

离家千里,寄于都市,却依然日夜思念那个小村庄,唯有它才让我觉得着这儿是我的家,有父母、有亲友、有邻里、有爱。每次回去村口的大树下都会坐着老爷爷老奶奶,每次都会问我是哪家的姑娘,这番的亲切让我由衷的踏实。不能想象有一天推土机在我住了二十几年的房子上碾过,不能接受父母无望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眼神。拿着纳税人民的钱的政府人员,在发展在城市化在进步的同时,请着实考虑百姓考虑农民,合理的安排合理的解决,农民不是无缚鸡之力,不要试图挑战底线。——程佳佳

请问:一亩地可以养活农民一辈子,一万元能养农民一生吗?——齐鹏

我家三年前也刚刚经历相当违背自己意愿的拆迁,就在暑假过完我去学校的第二天,人们还都没有从楼里出来,拆迁的人就已经开始砸窗户砸墙。后来因此背上供两套房的包袱,辗转换过几个住的地方,这其中的种种不如意比起文中他们所遭遇的实在是幸运的多。我也不反对拆迁,只要你能把这里建的更好,而真实情况是那片地至今仍是一片废墟,荒草丛生,所以我至今不明当时的强制意义何在。拆迁本是为了发展,这只是一种途径而非结果,若是本末倒置,或者因这个方法而丧失了理性甚至人性不择手段,终究是难以为继的。——黄璐

攀枝花西服制作

莱阳订制工作服

嘉峪关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