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办公室该不该聊年龄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8:48:40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办公室该不该聊年龄?

不久前,笔者和一群刚刚开始伦敦金融城从业生涯的20多岁的女律师聊过天。其中一人告诉笔者,她对年届中年的同事和客户问她年龄感到不胜其烦。其他人也表示赞同:老是有人问到她们的年龄,她们觉得烦透了。在她们看来,问这种问题不过是为了削弱她们的威信,把她们“打回原形”。

第二天,到办公室后,笔者对笔者能找到的办公室里最年轻的人士做了一项调查,问他们是否也有同样的遭遇。几乎所有人都做出了肯定答复—不仅是女士,男士亦然。

笔者心想,真惨啊。对于“紧缩世代”(crunch generation,指一毕业就赶上经济紧缩的一代—译者注)而言,这是另一项耻辱—他们买不起房,背负着学生贷款,千辛万苦也难以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而当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又因为年纪较轻而受到“敲打”。

然而,经过更仔细的审视会发现,情况比上面所说的更复杂。从笔者选取的样本中可以看出,男女对这个问题的感受不一样。

在女士们看来,这个问题同时具有性别歧视和年龄歧视的意味。而对于一些进取心较强的年轻男士而言,这个问题则提供了一次炫耀的机会。能够回答“笔者23岁”(潜台词:看看笔者已经取得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是一件很能带来满足感的事。

然而不论男士还是女士,从奔三的某个时候开始、在第一条皱纹出现前不久,这样的问题就消失了。大家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所有人都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年过三十而依然会被问到年龄问题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极为成功的人士(笔者认识一位刚刚32岁、已成为董事的女士,就经常会被问到年龄),另一种是孕妇—问她年龄的往往是其他对自己生育能力日渐衰减感到焦虑的女士。

所有这一切的问题(同时也是最蹊跷之处),不在于笔者们问年轻人的年龄,而在于笔者们从不向任何其他人问这个问题。

对于孩子,笔者们首先想知道的就是年龄。即便最害羞的孩子也始终有这样的准备,一旦有人问“你几岁了?”,就会咬着舌头说一句“笔者三岁半了”。同事们时不时问笔者孩子的年龄,以及笔者老父亲的年龄,但他们从来不会问笔者的年龄。

从28岁到65岁这段时间占人生的很大一部分,也是人生中用于努力工作的时间,但对大约处于这个年龄段的人,询问年龄被认为是不礼貌的。在LinkedIn网站上,人们会贴出各种关于自己的无关紧要的信息(包括他们是否拥有所谓的“跨部门团队领导能力”这种“技能”),但他们从来不会提及自己的年龄。任何想知道他们年龄的人(当然喽,每个人都想知道),都得从他们离开中学或大学的年份反推这个问题的答案。

笔者们之所以在职场中对年龄问题扭扭捏捏,并不是因为笔者们认为年龄不重要。相反,年龄是笔者们始终感兴趣的问题。笔者每次面试(或采访)别人的时候,如果笔者没有假装不小心地问一下他们的年龄,笔者就会觉得笔者的工作没有圆满完成。一个人的年龄会透露他们的经验。年龄是衡量他们成就的一个标尺。尽管可能存在其他更好的标尺,但年龄这个标尺胜在简单,并且适用于每个人。就算不能提供其他信息,年龄也会为你猜测他们的流行音乐品味提供一条线索。

你可能会说,在年龄问题上太过坦率可能会导致更多歧视现象,不过在笔者看来未必如此。事实上,年龄是可以看出来的,年长员工和年轻员工受到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年长员工跟年轻员工的相貌不同,事实上也不同。拒绝透露年龄会造成更严重的歧视,因为这意味着,比起头发灰白、脸上有皱纹的年长者,那些皮肤仍然光洁、头发没有变白的年长者更有优势,无论后者是因为花钱打了肉毒杆菌(Botox)除皱、还是幸运地拥有抗衰老的基因。

当时,笔者告诉那些年轻的女律师,以后有年纪较长的同事问到她们的年龄,她们应该微笑着回答:“笔者27岁,您多大年纪?”

笔者最后一次被直接问到这个问题是在将近10年前。当时笔者躺在救护车里,一名陌生男子附身冲着笔者,对笔者说,笔者在骑自行车时出了事故。

当时他问笔者,你叫什么名字?英国首相是谁?

笔者毫不费劲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但他接着问道:你今年多少岁?笔者一时没想起来。想了半天,笔者才答道:笔者应该有40多岁了—这话说得,仿佛在披露一件人们有极大兴趣(但原因令人费解)的事实。

如今,笔者头上碰出的包早已消失,笔者可以自信地说笔者今年54岁半。这是个十分完美的年龄。笔者内心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有这么大年纪了(但那是因为人们内心对自己的年龄永远感到意外),不过年龄确实能透露一些信息。至少,笔者的年龄透露出,笔者是在容易就业的年代参加工作的,并且笔者现在仍在工作。

仙灵之怒下载

萌三国

福彩3D过滤器

3d版国际象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