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被扎钢针女婴舅妈服毒前问针取出后是否留指纹资讯生活

发布时间:2019-05-07 17:21:23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被扎钢针女婴舅妈服毒前问针取出后是否留指纹资讯生活

被扎钢针女婴舅妈服毒前问针取出后是否留指纹资讯生活

摄喝药自杀的子萱舅妈刘洪云 记者张刚 摄

  24日下午,高唐县被针扎女婴子萱的舅妈刘洪云突然服毒自杀。25日,高唐县政务新闻网发布一条重要消息:经公安机关侦查,高唐清平镇发生的女婴范子萱被针刺案,其舅妈刘洪云(已服毒自杀)有重大作案嫌疑。相关工作正在深入开展,进展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20日,子萱体内被扎入12根针的消息传开后,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究竟是谁下的黑手?事件发生后,子萱的爸爸范光生一度成为被怀疑对象,有人认为他重男轻女。但不管外界怎么说,范光生还是拿出家里所有积蓄带着女儿踏上了北上求医路。最近两三天,高唐警方除派人去北京询问范光生及其他亲友情况外,还带走了子萱的爷爷、奶奶、舅妈等询问情况。

  随着事件发酵,不少人把怀疑目光指向了子萱的奶奶,有人认为范光生家人在村里是独姓,其父亲弟兄2个,范光生就自己,他又有2个女儿,子萱的奶奶可能也有重男轻女的想法。一知情人士介绍,子萱的妈妈平时忙时会让婆婆照看孩子,奶奶和子萱接触的机会较多。

  23日下午,子萱的爷爷奶奶被带走调查,随后爷爷很快回到家里,子萱的奶奶一直到当天夜里11:00多才回家。

  24日7:00多,子萱的奶奶再次被叫到派出所,这则消息更让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认定她就是伤害孙女的“凶手”。在采访中,子萱的奶奶一再强调,自己绝对不会做伤害孙女的事情,甚至一度在接受采访时哭瘫在地。

  24日16:00多,记者跟随子萱的姑姑到了离其家三四公里的清平镇派出所。子萱的姑姑准备给父亲送药,怕老人因紧张操劳的病犯了,派出所工作人员把两位老人送了出来。子萱的爷爷奶奶走出派出所大门时,见记者在就溜着路边快步离开。他告诉记者,如果想了解情况可以去问警方,自己不能随便说什么话。随后,记者问一位民警情况时,民警态度很不好地把记者推了出来,说子萱的舅妈在家里喝药了。

  24日下午,刘洪云服毒后,当地政府网站发出一条消息,称其因抢救无效死亡。

  25日,当地政府网站再次发出消息:受伤女婴舅妈刘洪云(已服毒自杀)有重大作案嫌疑。相关工作正在深入开展中,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记者陈彦杰)

  本报记者与刘洪云生前最后对话

  刘洪云:针在体内被取走,还有指纹吗?

  24日13:00左右,本报记者来到刘洪云家,当时只有她婆婆在家照看刘洪云年仅9个多月的女儿。大约10分钟后,刘洪云带着3岁多的大女儿回到家。刘洪云见屋内坐着几个人和婆婆说话,她没直接说话,而是在门口洗手盆处站了站。随后,刘洪云坐在了婆婆旁边的沙发边上。

  记者:子萱的妈妈结婚多少年了?

  刘洪云(以下简称“刘”):孩子大的都9岁了。

  记者:子萱家的经济收入靠什么?

  刘:种地、打工。

  记者:一人能分多少地?

  刘:一亩。

  采访中,刘洪云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出门接了个电话,随后回到屋里把电话给了婆婆,刘洪云和婆婆一起出门在院子里接电话。接完电话回到屋里,刘洪云的婆婆说北京的人打来的电话,说手术的时间还没定,现在正继续检查。记者问都查什么?刘洪云说:定位。其婆婆说确定针的具体位置,不然不敢轻易做手术,孩子太小了。

  记者:在北京的民警是否还在继续等待?

  刘:警察等着录指纹呢,做手术取出来的针是证据。

  记者在和刘洪云的婆婆谈论警方取针留证据时,刘洪云问:“那针要是取走了,还能有指纹吗?”旁边一位记者分析说可能不好查指纹时,刘洪云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23日晚上,子萱的爷爷奶奶被叫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时,子萱9岁大的姐姐被送到了姥姥家过夜。

  记者:是谁送去的子萱姐姐?

  刘:她爷爷。她(子萱)家现在谁也不让去,民警在查。民警光查,现在也没有证据啊。

  记者问刘洪云的婆婆,民警是否到她家里调查时,其婆婆说:“来了,前天(21日)来过一次,当时也是问问都谁抱过孩子。”刘洪云补充说,警方是在排查。刘洪云的婆婆介绍,女儿第一次在子萱身上发现针时,那时家里还铺着凉席,当时身上有个红点,女儿没有在意。刘洪云说:“可能怀疑过敏”。

  说起子萱的治病费用,记者问听说村民都给捐款了,刘洪云说:“捐了。”此前,刘洪云作为小子萱的家属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村民为小子萱捐了3000多元,非常感谢。

  和记者对话结束一个多小时后,刘洪云服毒自杀。(记者陈彦杰)

  本报记者对话被针扎女婴父亲范光生

  舅妈常照看小子萱喝药前还通过电话

  □本报特派记者 李永明 发自北京

  随着子萱舅妈服药死亡,嫌犯到底是谁引发争论。小子萱的舅妈生前是如何与小子萱接触的?小子萱一家与舅妈一家关系如何?孩子父母是否曾怀疑过娘家人?25日,记者对话了子萱父亲范光生。目前,范光生仅从北京一媒体口中知道孩子舅妈死亡,无人告知孩子母亲。范光生夫妇都不会上网,身在北京也没有机会翻阅报纸,孩子舅妈死亡后,范光生曾多方求证过,但无人继续告知他详情。

  25日上午,小子萱的爸爸在医院西门的小花园里接听老家打来的电话。记者郭尧 摄两家往来岳母与弟媳未分家妻子常回娘家吃饭

  记者: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范光生(以下简称“范”):挺好,和孩儿她妈(指刘玉香)吃完晚饭,去修了修手机,一早就睡了。

  记者:小子萱妈妈经常回娘家吗?

  范:离丈母娘家近,走着去就5分钟,走到我妈家得10分钟。以前她兄弟没结婚前,孩儿她妈天天在娘家待着。最近我出去干活去了,她就带着孩子天天去。

  记者:丈母娘和弟媳住一起吗?

  范:丈母娘和弟媳没有分家,总共5间房,住在一个院。

  记者:兄弟媳妇有了孩子,刘玉香还常去娘家吗?

  范:吃点好的、改善生活啥的,还是找她娘家。丈母娘家做啥好吃的都去,和兄弟媳妇都在一个桌上吃。我们去不去,丈母娘和兄弟媳妇都在一个桌上吃。

  记者:去吃饭,给丈母娘买过东西或带过钱吗?

  范:给钱我们都兴过年过节才给,一般我都是不大买么,关键是离得太近了。

  弟媳相处常给照看小子萱 死前还曾打过电话

  记者:还让丈母娘家给看孩子吗?

  范:现在大妮放学能看小妮,有时候忙了没办法才把小妮送去。

  记者:兄弟媳妇也帮忙看小子萱吗?

  范:她大闺女才上幼儿园,一般都是看孩子一起看,还帮忙接大妮呢。

  记者:兄弟和弟媳妇在家都是干什么的?

  范:兄弟开三轮给人拉木材,兄弟媳妇在家看孩子。兄弟和我一样,有活就干,下雨就在家歇着,一分钱没有。

  记者:你和兄弟家谁挣得多?

  范:平均情况,应该是差不多,一天挣得多也就100元多,有时候一天50元、30元,没活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

  记者:这次来医院,兄弟为什么没跟着来?

  范:他想跟着来,人家说你别去了,去了怕找不到门,因为这个他没来。本来以为到医院拔出(针)来就完事,没想到这么难,还得来北京。

  记者:住院缺钱,兄弟给你拿钱了吗?

  范:昨天上午,家里卖了麦子、玉米,他们凑了凑,给我打了4.9万元过来,我也不知道都是谁出的钱。是找了信用社、村支部、公安的人,才把钱打过来的。

  记者:平时和兄弟家互相串门吗?

  范:家里没电脑,为了大妮使,我家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个电脑,刘玉香都不会使,只有大妮会用。弟媳妇生二胎的时候,爱来我家玩斗地主,碰见做好吃的也留下来吃,有了孩子她也来。

  记者:你最近跟丈母娘家通过电话吗?

  范:昨天(24日)下午1:00多,给我丈人打过电话,没想到是孩子她舅妈接的,我问“洪云,俺叔(当地风俗女婿称呼岳父为“大爷”或“叔”)呢?”她说“在邻居家呢”,我说“在哪个邻居家呢”,她说“在她大爷家呢”,我说“你把手机给他,我问问嘛情况”,她说“行”。结果一会是我丈母娘接的,她说都调查到自己家里了。她舅妈又问“有别的急事吗?”我说“没有”。她说“家里嘛情况也没有”。

  记者:之后再跟老家通过话吗?

  范:昨夜给我妈家打过电话,家里说没什么事。没再给丈母娘家打电话。

  怀疑过谁未曾怀疑过娘家人 弟媳妇也不可能

  记者:有没有怀疑过你丈母娘?

  范:不可能。俺丈母娘人可好了,大妮小时候就给看,上学了就给接送。地里忙的时候就去地里帮忙,丈母娘还有病,刚治好了。孩子她舅舅结婚后,有了孩子,又给兄弟媳妇看孩子。

  记者:你弟弟和弟媳妇也不可能?

  范:不可能。

  记者:警察问过你怀疑谁吗?

  范:寻思了一圈,没有可能的嫌疑人。

  ◎记者调查

  高唐清平镇民风淳朴村民多以种地为生

  重男轻女观念当地并不严重

  子萱的事件让聊城市高唐县清平镇这个千年古镇再次被人提起。记者在采访中和部分村民也进行了交流,村民都表示当地并无特别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民风比较淳朴。

  走进清平镇,南北长15.5米、东西宽12.9米,稳固而雄伟的清平迎旭门首先映入眼帘,据悉这是鲁西平原上仅存的古代城门。绕过迎旭门往西走约1公里就到了刘家庄,范光生一家四口就住在靠近大路的3间破旧瓦房中。

  从范光生家东侧约200米的一个宽3米的小胡同往南走,走到头就是其妹妹家。在范光生妹妹家门口,几位村民听说记者来采访子萱的情况,纷纷打听孩子的病情。“我们已经捐一次款了,都是自愿的,如果需要我们准备再捐,现在保住孩子的命最重要。”一位村民说。

  记者了解到,刘家庄有1000多口人。由于村民住的比较远,村南头的村民对范光生家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一听说子萱的病情后,大家都主动伸把手帮帮忙。一位70多岁的村民说:“大家都住在一个村里,谁有困难大家不都得帮帮忙嘛。”在和多位村民聊天中,记者问当地是否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时,很多村民都表示没听说过很严重的。“现在的男孩、女孩都一样,如果两个孩子有一个是男孩就更好了。”子萱的姥姥说。在和其他村民交流中,很多人都反映现在的社会观念不一样了,生儿生女都是自己的孩子。

  在刘家庄采访时,记者发现村内的道路并不宽阔,不少家门口都堆放着柴火。子萱的姥姥告诉记者,女儿一家四口只有三亩地,一年的收入也没有几个钱,农闲时范光生就去城里打工挣钱,女儿在家照顾两个孩子。此前,刘洪云也告诉记者,她老公也常年在外打工,她的大女儿3岁多,小的还不会跑,婆婆平时帮忙看孩子。在刘洪云家,记者发现其房屋和院子在村里应该属于中上等,家里的条件还算不错。

  子萱的姑姑告诉记者,亲戚邻居也都不富裕,她在家里到处筹钱,两天了才凑了5000块钱。一位在地里摘棉花的村民告诉记者,现在秋庄稼都收了,麦子也种上了,地里只剩下点棉花,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妇女在家边照顾孩子老人边干点轻便的农活,希望能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些。

保定标识标牌制作

成都非本人车贷款

廊坊建筑资质

鼎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