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称煤炭定价违反市场规律是矿难频发根源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54:33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专家称煤炭定价违反市场规律是矿难频发根源

生意社11月26日讯

撤出的工友返回地面。他们刚上到地面就被一个巨大的冲击波掀倒在地,砖石碎块喷涌而来,随后就失去知觉,直到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 据了解,这次死亡的矿工以20-50岁的壮年工人为主。 致命一小时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104人遇难,事发前矿方是不是尽到了提醒和撤离的责任,现在这一切都还是谜。 22日,在出险处周围,有很多群众围观,但大多数人都对此讳莫如深。在这些群众中,记者竟然没有发现一名遇难或者被困矿工的家属,这件事十分蹊跷。 记者就此询问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党委书记张金光时,他告诉记者,这是工作组为了“帮助遇难矿工家属,看护着他们以防出意外”。 一个细节是,记者在与一位退休老矿工闲聊时,一个长相威严、穿着得体的男子呵斥这位老矿工,“你懂什么!” 新兴煤矿的办公大楼已经警戒严密,从外地刚刚赶来的记者已经不能进入大楼采访。工作人员表示,记者的采访已经“严重妨碍了事故调查组的工作”。 新兴煤矿曾对外宣布,在瓦斯爆炸前1小时已向井下工人发出预警。因预警及时使井下400余名矿工安全撤离。这就是付茂峰他们撤离前接到的信息。但是新兴煤矿此种说辞一经发布,随即引来质疑。质疑者表示,既然有一小时预警时间,为何还有百余人在井下遇难? “部分矿工无法撤出,确实有一些难以克服的障碍”,刚获任命的新矿长朱海洲对记者说,“比如,瓦斯突出发生的时间是在1时30分左右,也就是矿上发布预警的同时。当时,瓦斯突出形成的冲击波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将一些巷道摧毁,对于被困在坍塌巷道里的工人来讲,他们根本没有提前预警时间来撤退的。目前来看,遇难的大部分矿工都属于上述情况。” 瓦斯爆炸前有250人是在通风区瓦斯检测员的带领下成功升井的,在此过程中有6名检测员牺牲。 来自外界的另一个质疑是,为何爆炸一个小时后救护大队才到达现场?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救护大队不是一小时后才赶到,而是一小时后才开始下井。因为爆炸后巷道内会产生大量高温热气,刚开始人们根本无法下井。有关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当时待抢救的事故点瓦斯浓度在10%左右,而5%-19%的瓦斯浓度最容易爆炸,只能等降低后才能接近。 鹤岗矿难已经确认为瓦斯事故,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任此次事故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组长,小组成员由国家安监总局、监察部、全国总工会、国家煤矿安监局、国家能源局和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组成,最高检派员参加。黑龙江龙煤集团21日撤销岳超胜鹤岗分公司新兴煤矿矿长、刘宗团副矿长(分管安全生产)、董钦奎总工程师的职务。 黑龙江省省长栗战书表示,对于这次矿难,自己负有重要的领导责任,不能为了经济发展,追求带血的GDP。 矿难倒逼定价机制? 鹤岗矿难发生后,众多网友发帖留言对遇难工人表达了哀悼之情,一条引起人共鸣的话是:“我们烧的不是煤,是血!”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鹤岗煤矿的事故? 据以往的采访经验,国有煤矿的矿井普遍安全措施做得比较好,巷道比较宽敞,通风和光照都比较好,矿场对工人的安全工作也很重视。 但据黑龙江当地媒体同仁向时代周报透露:近两年来,黑龙江的七台河、鸡西都陆续发生过矿难。 尽管现在还不能下断言谁要为事故负责,但正如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指出的,就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起矿难绝不是简单的天灾,“一个核定年产量140万吨的矿井,当天夜班下井竟然下了500余人,白天达到1000人,采掘开拓的工作面达到30个,另外在通风和防瓦斯突出落实不到位。所以我们认定这是一起明显的责任事故。” 黑龙江省省长栗战书表示,总结矿难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国有重点煤矿近四年安全形势比较平稳,一些煤矿企业思想麻痹;其次是一些产煤市地方政府不能妥善处理发展和安全生产的关系;再次则是瓦斯管理还存在着薄弱环节;最后是在部分地区,仍有不具备条件的煤矿顶风生产。但有国内媒体对此番解释评论道,“这些原因其实正是一个标准答案,近年来几乎所有的矿难,所有的安全事故最后的总结都是思想认识不到位和管理措施不落实两个问题。”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能源问题专家韩小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毫不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根本不是煤矿大小的事,老是有人认为是国有大矿就不出事,实际上,国有大矿出大事,民间小矿出小事!” 韩小平强调,规模大小无法决定矿难的多少。“根本问题是违反了市场规律,每一笔都是做现货。缺煤缺气的根本原因就是不按照市场规律来办事。” 目前,我国能源领域实行的是现货交易,在韩小平看来,这是我国不断出现矿难的根源,也是缺煤缺气的根本原因。 韩认为,煤炭交易“本来应该是通过长期协议来定价,但现在却是把它变成了价格空间随意的现货交易了,有些人才能投机,才能获得不义之财,所有行为人均是短期行为,无人愿意为长期的安全生产埋单。这些人最希望把整个煤炭给现货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付出更多的代价。” 据韩小平介绍,国外煤炭行业是通过长期协议销售的,因为买煤的企业,比如发电厂或钢铁厂,都有稳定的生产,所以煤矿可以跟买主之间建立长期协议。这样,买卖双方都会关注煤矿的安全运转,就会有人盯着这个事情,减少矿难的发生。 “所以,最关键的问题不仅仅是企业自身的管理体制问题,而应着眼整个定价机制。不改革煤炭定价机制,老想靠拆了东墙补西墙,你就得没完没了地面对着这些事情。” 对于由于今年冬季提前来临,煤矿生产压力增大而导致矿难的说法,韩小平颇不以为然:“每年都会降温,年年都有冬天,难道年年都要出这样的事吗?这是能源行业内部的一个机制问题,没有用市场配置资源,而是由少数政府机构、垄断企业乱配置资源,配出这个四不像来了。” 无论明年煤炭价格是否可能引入新的定价机制,对于那些罹难者而言,已全无意义。 鹤岗新兴煤矿矿难赔偿方案中,家属若选择一次性赔偿方案,最高可获赔30.26万元。但方案中还有一条特殊政策,若家属在签订赔偿协议后24小时内出殡,则可额外获得3万元补助,若48小时内出殡,可获2万元,72小时出殡,可获1万元。 11月25日,鹤岗市迎来新一轮的冷空气,矿难现场气温将比平时下降6-8摄氏度。冬日的鹤岗,残雪仍未消融,又将迎来比往日更加严酷的寒冷。

高明房价

康平新房

大埔房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