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搞定快递小哥计划[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1:24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一】

最近微博上关于快递小哥的段子特别多。

姜沐沐特别喜欢翻着看,什么呆萌快递大叔带颜文字发短信的故事,什么毒舌快递小哥犀利吐槽刻薄死人的故事,她总是看得津津有味。

这就叫做缺什么补什么。

别人家的快递小哥大叔们各种风趣多情,送得了快递卖得了萌,还时不时和各博主们勾搭暧昧一下,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得令人羡慕嫉妒恨!但负责她这一片的快递小哥却是一座大冰山黑脸王,外加死人脸傲娇受!

刚搬到这个小区的时候,姜沐沐对这个看起来干净舒适又充满人情味的小区环境很满意。保安大叔和蔼可亲,连楼下王奶奶家的肥猫都特别可喜,隔壁还住了个设计师帅哥,每天挂着亲切好相处的微笑,虽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却也是秀色可餐,能调剂一下生活。

接下来,超级宅女外加淘宝小达人的姜沐沐开始期待起传说中的快递小哥来。她在网上订购了一箱果园刚摘下来的樱桃静静等待,甚至还一边敲键盘点付款,一边给她的妖精表姐打电话:“明天来我家吃樱桃!”

大她三岁的表姐苏琳正躺在床上敷面膜,哼唧了两声之后突然郑重其事地问她:“你是不是搬家了?”

“对!我的姐姐!早两天就告诉你了!北街的花园小区11栋302!”姜沐沐早知道这个表姐不着调,但同时她也知道她这个表姐最爱帅哥,所以十分讨好地又八卦了一句,“你明天来的时候可要好好打扮一下,我隔壁住了一个……”

“帅哥。”苏琳一边补充一边撕掉脸上的面膜,“姜沐沐,忘了告诉你,那是我的新男朋友。”好吧,姜沐沐表示这个世上果然没有她的妖精表姐收服不了的男人。

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蹲在家里期待她的樱桃吧。

可网上的物流跟踪信息明明显示下午两点正在派送,姜沐沐却一直等到了天黑也没人敲门。莫非她遇到了传说中的超级垃圾快递!

姜沐沐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决定以后一定要换快递公司!时间已经不早,她打了个哈欠换了睡衣就去准备洗澡。

这一天晚上的天气十分诡异。

姜沐沐刚把衣服脱光打开淋浴头,就看见窗外一道蓝紫色的闪电劈下。

她正哆哆嗦嗦地考虑着“湿身”的情况下会不会被雷电劈死……却发现一场大雨倾盆而下。等了半分钟,确认的确没有闪电了,姜沐沐愉快地往头上揉了一团洗发水,一边搓着泡泡一边开心地哼起歌。

可是该死的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尖锐而刺耳地响起来了!

姜沐沐非常非常暴躁!

作为一个刚搬家有轻度人际交流障碍的资深宅女,她敢肯定这个时间段是不会有人来找她的。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极恶毒的坏蛋小偷强盗甚至变态杀人犯!他们前来踩点试探或者利用无知少女没有防范的心理想要犯案!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一大箱子美味可口的樱桃在错误的时间出现了……

姜沐沐挣扎了十秒钟,用浴巾裹了下身体,顶着满满一头的泡泡冲出了浴室。

当然,她坚定地顺手抓了新买的超豪华版不锈钢双驱动旋转拖把!还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勇敢!

打开门的时候,半空中又打了个诡异的雷。

狂风骤雨扑面而来,漆黑的走廊上是一团浑身湿透的人影,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塑。姜沐沐紧张地握紧了拖把,大声喝问了一句:“谁!”

感应灯应声而开。

走廊上站着一个人,以及一个湿透了半边的纸箱子。

姜沐沐第一眼看过去有点没看清楚这人是什么样子,只看到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又凛冽又冰冷,看得人心底有点?得慌。再一看,刀削似的脸,细长的薄唇以及……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湿透了的白衬衣全贴在身上,现出少年花美男姣好的……胴体。

她还在气血上涌地胡思乱想:这个变态长得挺好看……那边已经不耐烦地递过来一张皱巴巴的纸:“姜小姐?请签收。”

这……这是作为服务行业从业人员该有的工作态度和职业操守吗!

姜沐沐怒目而视,特别有大客户气质地指了指那个箱子:“给我拿进来,顺便拆开给我看看,如果坏了我是不会签的!”

快递小哥有些嫌恶地打量了她一眼,但还是将地上的箱子推进了姜沐沐的门,而他自己却没有踏进房门半步。

“喂……打开。”姜沐沐颐指气使。

快递小哥却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快递单,抽出笔龙飞凤舞地在签字栏上不客气地写上了姜沐沐的大名。

“我要投诉你!”

“随便你,大婶。”快递小哥十分高贵冷艳地转身而去。

什么?!大……大婶?!你当是在演韩剧呢!大婶你大爷的!姜沐沐太阳穴青筋暴跳。

【二】

姜沐沐隔天就咬牙切齿地把这件事讲给了苏琳听。

苏琳趴在她软绵绵的床上,一边吃着瓷盘里刚洗的红樱桃,一边翻着白眼问她:“所以说……你裹着个浴巾顶着一头肥皂泡泡还拿着一个拖把就去开门了?”

“呃……是……”姜沐沐莫名有些心虚。

“嗯。”苏琳点点头,“果然是只有大婶才会干的事。”

姜沐沐欲哭无泪。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被最信任的亲人捅刀子更悲惨的事呢!然而苏琳在连续吞了两颗樱桃之后,又接着补了一刀:“你自己照照镜子,两眼无神,浑身浮肿,还穿着这种大妈睡衣整天窝在家里吃泡面……啧啧。”

喂!人艰不拆好不好!

“你需要好好地改造一下,然后去谈个恋爱。”苏琳下了结论,“就像我这样。”

谈恋爱?可现在姜沐沐脑子里不断闪现的却是前一晚的快递小哥那张傲娇又冷漠的脸!她此刻绝对没有谈恋爱的心情,唯一的心愿就是通过正当或不正当手段狠狠地报复那个快递小哥!让他哭着喊着跪地求饶!

至于用什么办法,当然是寻求网络的帮助。

姜沐沐噼里啪啦在网页上输入一堆关键词,经过一番认真研究,最终确定了作战计划。首先她去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她去保安大叔那里要到了快递小哥的电话,恶俗的黄色小成本名片上印着快递小哥的名字——

廉以。

这是什么怪名字?姜沐沐脑筋一转,有姓廉的吗?哦,好像是有。历史上那个鼎鼎有名的负荆请罪的廉颇一定就是他的祖先!姜沐沐立刻脑补了自己变身正义的蔺相如,顿时觉得人生充满了美好的正能量!

电话打过去那边倒是很快就接了。

姜沐沐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快递小哥廉以却只回了一个:“好。”

接下来的时间姜沐沐都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度过。但这一次快递小哥廉以来得很快,她刚把一大碗小鸡炖蘑菇口味的泡面塞进肚子还没来得及擦嘴,门铃就响了。

姜沐沐热情而亲切地将廉以迎了进来,并将早就准备好的小纸箱塞进他的怀里。

“就这个。”

“这里面是什么?”廉以狐疑地看了看她不自然的微笑。

“嗯……是……零食!”这也不算说谎。

“什么零食?”廉以十分警惕。

“有很多种类啊,比如凤梨酥、巧克力夹心卷、黑糖话梅……”姜沐沐嬉皮笑脸,“哎呀,放心吧,绝对不是炸药!”但是却有比炸药更可怕的东西!

廉以冷冷看了她一眼,不知有诈地收了东西和钱就走了。

姜沐沐简直太激动太开心了,一边哼着歌一边坐等结局。这种既幸福又紧张的感觉简直比等着收快递还要令人振奋!

一直熬到下午,姜沐沐的电话终于激烈地响了起来。

“快递里到底是什么?”那边的声音冷得简直要结冰。

“零……零食呀。”姜沐沐愉快地回答。

“你该不会是放了屎在里面吧……”大冰山意外地有些狂躁。可说出的话却让姜沐沐忍不住大笑。少年!不要把屎这么低俗的词语挂在嘴边啊!真是太不帅气了!

“当然没有!”姜沐沐拍着胸脯保证。她只是买了两大罐臭豆腐乳放进了那个小纸箱子里!对了,还偷偷地把瓶底砸出了两条裂缝。初时当然没什么,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臭烘烘的汁液会从瓶子里流出来,紧接着那件快递就会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恶臭!

姜沐沐只要一想到冰山快递小哥带着那件臭烘烘的快递移动在大街小巷被人嫌弃的样子,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欢快地舞蹈!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说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电话那边的廉以显然已经失去耐性,“现在整个办公室里都是一股恶臭!如果你不解决的话……我不介意明天让你也感受一下。”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但是姜沐沐真的有点担忧起来,万一廉以真的也买两大罐臭豆腐乳砸碎在她家门口……她就不要活了!

姜沐沐鼻子一酸,口气就软了:“嘤嘤嘤,我错了……”

廉以冷哼一声,并不作答。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零食里放了两瓶臭豆腐乳,打算寄给我朋友吃的。但是……但是可能我没包好,所以摔破了瓶子。我也不想的……我错了,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姜沐沐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绝对不能让可怕的恶臭事件发生在自家门口!

电话那头的廉以似乎犹豫了一下:“好吧,记得请我吃饭。”什么?!姜沐沐大吃一惊,她……她刚才说了什么?

而那边的电话却啪的一声挂断了。

这明明不是她要的结局啊!

【三】

三天后,姜沐沐收到来自网络好友的QQ轰炸。

“姜沐沐!人贱自有天收!”

“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这个作死的给我寄一袋臭烘烘的零食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啊!”

缩头乌龟姜沐沐很想哭。她颤抖着打开关机几天的手机,果然看到了来自腹黑少年廉以的短信。第一条是:臭豆腐乳扔了,零食已经重新打包邮寄。什么!那可是沾染了罪恶的臭豆腐乳的零食啊!第二条:请吃饭的时间地点发给我。第三条:北街花园小区11栋302室的姜沐沐小姐,需要臭豆腐乳吗?

姜沐沐一阵恶寒,万分惊恐地选择了场外电话求助。

“表姐……”

“没空!”苏琳正打算出门去和她的新男朋友约会,“姜沐沐,你一喊我表姐就说明你遇到了麻烦。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必须学会自己面对。”

由于缺少表姐的关爱,姜沐沐只好单独赴会。

地点就约在小区旁边一条充满烟火气的小巷子里。这是姜沐沐偶然发现的特色私房菜小店,里面的老板娘热情,大厨胖乎乎笑起来眼睛眯成线,重点是菜好吃!客人也是什么阶层什么年纪的都有。每次一去那里吃饭,死宅姜沐沐就还能感觉到自己仍活在人世间。

可没想到死人脸快递小哥廉以又迟到了。说好的晚上七半点,他快到九点才赶到。姜沐沐已经嗑掉了两盘瓜子,吃完了一碟脆萝卜外加一碗花生米。经历了小店生意最火的时候小店老板娘嗖嗖嗖的眼刀,姜沐沐感觉老板娘再也不会爱她了。

廉以一坐下来就先灌了一大杯水,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一口气跑了几千米的长跑。

悠闲的姜沐沐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打量,其实廉以真的长得不错,就好像小说里形容的那种刀刻出来的棱角分明的轮廓。她甚至怀疑廉以是不是个混血,不然亚洲人哪有这么深邃的五官。似乎经历过激烈运动的廉以额上有一层薄汗,被灯光照得亮晶晶的,眼睫一抬,那漂亮得有些过分的瞳仁就倒映进姜沐沐的眼睛里了。

姜沐沐心跳加速,脑子可耻地打结了,原本准备好的质问和挑衅全都烂死在肚子里了。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廉以一脸倦容地斜靠在椅子上,“刚才有个快递出了问题,我在物流点帮忙找了一个多小时,所以耽搁了。”

“哦……”姜沐沐还沉浸在少女的粉红色泡泡里。

廉以开始点菜,姜沐沐又花痴地盯着他纤细修长的手指看。廉以揉了揉太阳穴,姜沐沐又顺着手指盯着他漂亮而凛冽的眉峰看。哪怕廉以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姜沐沐看着他薄薄的唇也能把自己给看红了脸。

天啊!这不对啊!

姜沐沐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今天这状况好像有点脱离剧本!明明是有着宿怨的死敌,怎么越看越心花怒放桃花纷飞了呢!

一定是因为自己空窗太久!少了爱情的滋润……所以就发情了?

姜沐沐既纠结又痛苦。

对面的廉以却突然开始和她拉起了家常,虽然他故意绕了一大圈问候了保安大叔楼下的王奶奶,甚至王奶奶的花猫……但敏锐的姜沐沐还是感觉到这些都不是重点。

直到廉以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问:“对了,你隔壁的301住的是什么人?”

“啊?”姜沐沐刚塞了一块肉到嘴里,下意识地就回答,“是……个设计师,是帅哥!当然……我觉得,其实他呢……”其实那个设计师帅哥没有你帅!不!完全没有可比性!姜沐沐在心底加了一句。

廉以却好像并不在意,闷声又问了一句:“他……有女朋友?”

“是啊。”还是她表姐!

姜沐沐停了筷子,坐等他的重点。廉以却没有再说话,开始埋头吃饭。姜沐沐的心咯噔了一下,顿时觉得不太对劲。为什么帅气的冰山快递小哥竟然露出了既悲切又伤痛的表情?眉毛皱得简直快要打结了!

姜沐沐的心一下子就仿若跌入了冰窖中。

该不会他……是那个什么吧?

可是他……虽然美貌如花,但跟她那个狐狸精转世的妖孽表姐还是没有可比性啊!少年你可千万要迷途知返不能和我表姐变成情敌啊!

姜沐沐悲愤万分,食不知味。

【四】

自从跟快递小哥廉以吃过一顿饭之后,姜沐沐就觉得自己病了。这个病当然就是传说中千万年以来都无药可救的相思病。当然,骄傲的姜沐沐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突发花痴恋上了白嫩嫩的快递小哥的。

她给自己找了一个特别有正义感的理由:拯救失足少年快递小哥!

可是那一阵子,因为经济短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网购了。她只好偷偷摸摸假装散步一路散到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大叔面前。要知道姜沐沐可是网络种田文的写手,拉家常什么的可是她最拿手的了。

她在保安大叔面前晃来晃去,打探到了不少消息。

原来从一开始姜沐沐就错怪了廉以。那一天的樱桃之所以那么晚才到,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小区附近遭了贼,见义勇为的小哥廉以将樱桃放在保安处的小房子里,帮着保安大叔一路追击。最终两人都有负伤,总算抓到了小偷,扭送到派出所又录了口供,所以就耽搁到天黑了。晚上下起了大雨,偏偏保安大叔又没有雨伞,廉以就脱下外套盖在樱桃箱子上,冒着雨把樱桃送了去。

可樱桃箱子还是湿了一角,蛮横不讲理的客人姜沐沐一脸的得理不饶人!

听到这样的往事,姜沐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头,仔细一想,那天廉以确实没穿外套,而外套在……好像被他搭在了一边的栏杆上,湿漉漉地滴着水。

照他那种傲娇的性格,姜沐沐很容易就能猜出他在想什么。

他宁可让别人以为他消极怠工而骂他,也不能忍受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客人握着他的手热情答谢。这个别扭受!

保安大叔似乎缺乏关爱,太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的聊天对象。

即使姜沐沐的意图表现得这么明显,他也仍开心地拉着她不停地诉说这个“好孩子”廉以的点点滴滴。

廉以爱干净,不管什么时候都把快递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姜沐沐很快想到那个作死的臭豆腐乳……肯定害他不浅!

廉以喜欢吃肉,看着斯斯文文秀秀气气,却没有肉就吃不下饭。

姜沐沐猛地点头:“我也是啊我也是啊!”但很快她就想到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使出无影手将悲愤化为食欲,把各色肉都抢得干干净净。

廉以喜欢和温柔的人交流,因为他说过脾气暴躁的人出门都没带脑子。

姜沐沐……对!她就是那个没带脑子就出门的人怎么了!

可是听了这些,她更加地深入泥潭不能自拔,更加地想要将美好的少年廉以完完全全地霸占啊!

怎么办啊?

姜沐沐焦虑不安,最终抱着笔记本决定去图书馆寻找解答方案。

然后她就靠着人类五千年的文化和智慧的结晶制定了一套完美无缺的“搞定快递小哥超级计划”。怎么可能……她当然是头一歪就在图书馆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姜沐沐突然想起回家的那条小黑路,打了个冷战迅速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小黑路真的超级可怕,连个路灯都没有,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就算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四面八方都传来一些诡异的响动。姜沐沐的脑子里迅速地开始自动播放不带重样的鬼片镜头。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夜!

姜沐沐哆哆嗦嗦地决定给自己的表姐打个电话一路聊回家,谁知道才抬手就看见不远处的前方有一条莹莹发着绿光的影子在闪动。

“啊——”姜沐沐发出惨烈的嘶叫,“那、是、什、么!”

“蛇。”

身后传来一个淡定冷静的声音。

姜沐沐一听到是蛇吓得早就蹦起来往后连跳三步,闭着眼睛死死地抱住了刚才的发声“物体”:“救命——”

发声“物体”毫不客气地把她的手掰开:“你是不是没脑子,那是一截被人扔掉的荧光棒。”什么?荧光棒?姜沐沐的脑子渐渐恢复了运转。她抱着的又是谁?软软的热热的,还有一股好闻的淡淡薄荷味,竟一下让她舍不得撒手了。

“快点放开我。”头顶上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有点耳熟。

姜沐沐松了手抬头一看,竟然是她心心念念的廉以……她立刻行动比脑子转得快地又重新八爪鱼一样死死抱住了廉以!

“你干什么!”廉以处于要崩溃的边缘。

“我……害怕……”姜沐沐觉得此时此刻示弱是十分有必要的。

“自己松手就送你回家,要我动手的话就把你扔在这儿。”廉以还是那么冷酷无情!姜沐沐心有不甘,没办法地松开了手:“那……可以牵手吗?”

“不可以!”

不可以就算了!姜沐沐扭过头去。这么一松懈下来,她又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会在这儿?”莫非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其实他早就喜欢上她所以一直默默跟随,见她晚上回家不放心所以一直暗中保护?

“刚收了个快递,准备回家。”廉以对姜沐沐心中的小剧情丝毫不知情。

好吧,果然偶像剧什么的都是骗无知少女的!姜沐沐心有不愤,心情却逐渐好了起来。跟自己的心上人一起散步在这茫茫黑夜,是多么有情调的一件事。他们一路走下来其实并没有说几句话,但姜沐沐并不觉得尴尬或者无措。廉以这个人,明明每天顶着一张锅底脸,黑得吓死人,但和他走在一起,却总令她觉得温暖又安心。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也许真的是气氛太好了。

姜沐沐突然脑子一抽,拉住了廉以的胳膊,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廉以,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

【五】

姜沐沐用被子捂着头在家里躲了好几天。

她绝对是脑子进水了神经错乱了说不定还天外飞仙被幽灵附身了或者说不定是穿越了!她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说了那么一句话呢……

而廉以只是微微讶异,就很快回答了她。

那句话掷地有声,直到现在还令姜沐沐一想起就痛彻心扉。

他说:“不可以。”

但是姜沐沐不死心啊!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她的基本生活技能啊!她死缠烂打毫无眼色地又接着问了一句:“为什么!是因为我像大婶吗?”

“不是。”廉以用一种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姜沐沐,“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有喜欢的人了?他有喜欢的人了!姜沐沐眼冒金星,难道真是隔壁的设计师帅哥?不不不……她艰难地开口:“是谁?”

廉以却继续给她沉重一击:“是我心中的女神。”

好吧。

姜沐沐终于死心。是女神,女的!

但她很快又疑神疑鬼地怀疑起自己的狐狸精表姐苏琳,要不廉以干吗鬼鬼祟祟地打听住在她隔壁的设计师帅哥,一听说他有女朋友还一脸黯然!只怕开始还留着幻想以为苏琳是设计师的姐姐妹妹呢!可……就苏琳那副祸水的样子……还女神!姜沐沐的肺都要气炸了。不行,一定要拯救廉以于水火之中,告诉他苏琳根本一点都不适合他这种文艺小清新!

可姜沐沐给廉以发短信不回,给他打电话也不接。这简直是要把她打入冷宫断绝往来的预兆啊!姜沐沐略一沉思,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表姐苏琳。

“求问如何见到一个拒接电话的快递小哥?”

“姜沐沐,你出息了啊,都跟着流行开始勾搭快递小哥了?”苏琳在电话那头笑得直不起腰,“不过也好,你也该找个男人谈谈恋爱了。但是快递小哥这个职业不适合挚爱网购的你啊,你怎么也应该找个淘宝店店主之类的才对啊……”

“快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不是苏琳还有一些些利用价值,姜沐沐早就想跟这种女人断绝关系了!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是祸国妖女!

苏琳感受到她的怒气,出了个馊主意:“你就找个同城网店,每天买一双两块钱的袜子,买七双就可以见他一个星期,买三十双就见他一个月,以此类推……”

姜沐沐啪的一声挂了电话,迅速搜索同城袜子店!

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二三四五六七。五块钱包邮的袜子很是实惠,姜沐沐决定先来个一周份的见面试试!可左等右等,没有等来廉以,等来的是另一个满脸痘痘的快递小哥!实在不是姜沐沐要歧视痘痘啊!而是她明明早已心有所属,偏偏这个痘痘小哥还右手一举,歪着头喵了一声试图扮演可爱的招财猫卖萌!

姜沐沐把牙齿都咬碎了:“廉以呢!”

痘痘小哥打了个寒战,老老实实地收回了手:“他……他不做了。”

什么?!为了拒绝她的一片心意,他竟然连工作都不要了!姜沐沐烧成一团愤怒的火球,痘痘小哥被灼烧得痛苦,只好又补充了一句:“他……他说课太多,没时间做了。”

等等,课太多?

姜沐沐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在哪儿?”

“他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大学城的理工学院上学,今年读大三!”痘痘小哥可能是被吓怕了,一口气全说了出来,“他在土木工程系9班,公寓是一区3栋612!”

“很好。”姜沐沐点点头。

接下来她迅速输入搜索栏的问题是:如何将一个二十四岁的女人打扮成十八岁的少女?

搞了半天她居然是老牛吃嫩草……廉以还是个水汪汪的大学生!大三……大三的话应该是多大呢?最多不过21岁吧。但……她姜沐沐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嗯!女大三,抱金砖!

收拾行装,去理工学院!

当姜沐沐精心打扮一番混入理工学院之后,依靠着黑长直的头发和小碎花衬衣蕾丝蛋糕裙装嫩卖萌,没想到真的有不少理工科的大学生对她十分热情。可姜沐沐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男色所迷惑,她的心里只有小清新少年廉以一个!

但当知情人带着她找到廉以的时候,她的心情顿时就跌落谷底。

原本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新雅致派少年廉以,此刻正颓丧又狼狈地半趴在一家小店里喝酒,一脸的痛不欲生到心碎至死。姜沐沐心下一痛,表面上却依然大大咧咧,不顾自己清新美好的少女装扮,一跨步就坐在了他的对面:“唉,失恋了也不要紧嘛……我陪你喝酒啊。”

廉以听到动静,眯着眼睛抬起头来。那又懒又迷糊的样子,简直好像一只萌入心窝窝里的猫咪。但他双颊绯红,两眼迷蒙,显然已喝过头了,不知身在何处。他看一眼姜沐沐,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话:“他们说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好人。”

啊?姜沐沐理解不能。

“可是我遇到了……”廉以打了个酒嗝,“遇到了她。”

哦……姜沐沐点点头。很多人习惯把自己喜欢的人称作“好人”,倒不是这个人真的有多好,而是表示“情人眼里出西施”,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人“好”到不行。

“我去那里送快递就是为了找她。”廉以絮絮叨叨还在说。果然平时话少的人一喝多就会变成话痨!可姜沐沐一点也没有不耐烦,而是认认真真高高兴兴地听着。

“可是……她……”

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是高端的设计师!而且长得也很帅!姜沐沐默默地在心底补充。可廉以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姜沐沐大吃一惊!

“可是我……总觉得不对。”

“哪里不对?”姜沐沐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循循善诱引人入邪途的坏蛋!

“我也……不知道。”廉以又喝了一口酒,“总觉得和我第一次见到的……不太一样。也许真的是我将她神话了……”

对!绝对是!苏琳那种女人绝对跟“女神”完全沾不上边啊!说她是女妖还差不多!而且还是祸害人间荼毒生灵的那种女妖!可看到廉以这副痛苦的样子,姜沐沐怎么也不忍心将这些心里话说出来。

“姜沐沐,其实我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最奇迹的是,廉以醉眼迷离居然还能认出坐在他面前的这个装嫩的女人是姜沐沐!可这话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暧昧这么别有深意呢?

姜沐沐只好从良心出发,逼着自己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你应该再去见她一次,传达你的心意。是死是活,看天意!”

醉酒少年廉以头一歪,倒在桌上睡着了。

【六】

姜沐沐很想去山上求个签算个命,看看自己是不是流年不利。

今年诸事不顺,她最新在网上连载的种田文总遇到负分评价恶意诋毁,妄想将她从排行榜上拉下去。而感情上呢,更是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春心萌动喜欢上冷酷快递小哥廉以,可人家却喜欢自己的妖孽表姐,还称其为女神!

但最最郁闷的是,她好心好意地陪廉以喝酒,却无奈担负起送醉酒的廉以回家的重任。原本在恶俗的言情剧里,接下来他们就应该发展“酒后乱性”、“阴错阳差”的戏码,然后顺理成章地发展大团圆结局!可苦逼的现实却是平日里看起来干净斯文的廉以,先是吐了她一身,后又半梦半醒地嫌弃她“脏”而将她用扫帚赶出房门……

她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心情郁闷的姜沐沐决定出门散心,顺便去山上拜拜菩萨,驱散围绕在她身边给她带来厄运的邪气!可当她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就接到了苏琳的电话。

苏琳在电话里给她讲了一个笑话。

可姜沐沐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这个笑话是这样的:在某个无星无月的深夜,见义勇为的好心少年刚路见不平帮一个路人追回了被人抢走的钱包,可那个无良的路人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算了,还眼见他被人围攻竟然拔腿就跑。原来好心少年霉运当头,正好遇到小偷的同伙在附近,他们不愤之下追回来暴揍了少年一顿,还抢走了他的手机和钱包。

少年负了伤又身无分文,连隐形眼镜都不知所终。

就在少年的世界一片黑暗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出现了一位女神。女神感念他的善良与勇敢,轻轻施了个法术,就在他手中变出了十块钱。

他就靠着女神赠予他的十块钱坐车回到了家。

只是少年一直深深遗憾,因为丢了隐形眼镜所以没能看清女神的真容,只是朦胧之中好像看见她走入了小区的11栋。

从此少年就踏上了寻找女神的茫茫之路。

等等……姜沐沐深觉这个故事的发展路数特别熟悉,可她仔细想了一圈,自己好像没有写过这种情节的小说啊!

而电话那边的苏琳笑得特别开心:“结果那个小帅哥居然说我就是他的女神!哎哟……可见你表姐的魅力惊人!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跟小男生谈个恋爱试试……”

“苏琳!你要是敢动我的人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姜沐沐从灵魂的深处发出一声怒吼。

原来廉以的“女神”是这么一回事!原来……这故事里廉以遇到的那个人是真的“好”人。姜沐沐心下千回百转,难以言喻。

“姜沐沐你这个孬种,光会吼我有什么用!”苏琳不以为然火上浇油,“你有本事就去告诉他你喜欢他啊!”

“我告诉了!”姜沐沐特别特别委屈!

“那你就赶紧去把他那个‘女神’给灭了!”苏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姜沐沐终于想明白了,她叉着腰站在山顶,特别豪迈地给廉以打了个电话:“廉以你这个大傻X!老娘不过是看你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满身是伤,以为现在的乞丐骗子都演技这么好这么敬业了,所以才赏了你十块钱的观影费!女神你妹啊女神!你以为11栋就只住了一只祸国殃民的女妖精吗!还有每天都活得像大婶一样滋润的少女姜沐沐!”

这一通话吼出去之后,姜沐沐头不晕了,腰不痛了,腿不抽筋了,菩萨也不用拜了。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女神!

哈!哈!哈!

【七】

姜沐沐后来一直没有想明白,明明当初是廉以先把她当成女神的,怎么后来真正别别扭扭在一起之后,却是她比较吃亏呢!这不符合逻辑学和自然科学的规律啊!

她至今都记得,那天当她吼完之后,一直以冷漠淡定着称的快递小哥廉以终于破了功,他在那边傻呆呆地连问了三遍:“你说的是真的?”

姜沐沐心中暗道糟糕。

完了!她竟然破坏了单纯善良的老好人廉以对这个世界存留的最后一点美好幻想!她简直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但是当姜沐沐想要说点什么来拯救一下廉以的时候,那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可见刚当上女神,就从神台上直接跌入了十八层地狱,而且还很有可能永不超生。

姜沐沐心如死灰,很是沮丧,一晚上翻着煎饼没睡着。

可第二天一大早,廉以就打来了电话。

“给你十分钟时间,我在你家楼下。”

姜沐沐心灰意冷自暴自弃,顶着一头乱发穿着睡衣就咚咚咚地下楼了。反正她更狼狈的样子都被廉以看到过,这算什么!

站在楼下的廉以穿着天蓝色的衬衣,整洁干净,小清新得一塌糊涂!见到姜沐沐这副样子,他有一种想要暴揍她一顿的冲动!

“再给你十分钟,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廉以咬牙切齿,“就分手!”

“啊……是!”姜沐沐慌不择路,飞奔上楼。可是……等等!什么叫分手?分……分手?没有牵手何来分手?!那么他说分手的意思就是说他们现在可以合法牵手了?!

姜沐沐的心简直像在坐云霄飞车,一下就从低谷蹿入高高的云间!

于是,姜沐沐就这么心甘情愿稀里糊涂没名没分……地跟廉以在一起了。而自从廉以发现姜沐沐的死穴是“分手”之后,姜沐沐就被他吃得死死的。

喂,那些情感专家明明早有戒律,情侣之间最介意动不动就提分手了好不好!可没出息的姜沐沐偏偏就被他这一套打压得既不敢翻身又不敢抬头。

他们在一起之后廉以胁迫她改掉的第一个坏毛病就是网购的瘾。

对!网购!

十恶不赦杀人不见血剁手都没办法摆脱的网购!

姜沐沐一边被虐得痛哭流涕一边在心底傻兮兮地感受着廉以的“关爱”。对啊,改掉这个坏毛病的话,以后就再也不会月月欠债,卡卡刷爆了!

可姜沐沐怎么也没想到,腹黑的快递小哥廉以家境富裕,虽然身为在校学生,却早就接了不少私单,赚的钱可比姜沐沐多得多!怎么会在意她浪费这么点小钱!

那真正要遏制她网购的根源是什么?

当然……当然是不想她再遇到第二个帅气的快递小哥!

虽然再遇到他这么个帅气又温柔的快递小哥的概率有点小,但是一切反动派恶势力都要早早地扼杀在摇篮里!

综上所述,其实看起来冷艳又傲娇的快递小哥廉以,骨子里其实是一个自恋又腹黑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坏蛋。

但……姜沐沐就是喜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