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肩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岩岭上猪博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01:20 阅读: 来源:肩垫厂家

红岩岭六指虎有头大公猪绰号“麒麟”,体壮如牛,凶猛似豹。祭灶日的清晨,它窜到村妇月月家中,将她家的土地堂拱翻,神龛前供奉的供品咬嚼一地,还在神像上洒了一泡猪尿。

月月看见后放声大哭,抓起铁耙子要打大公猪,哪料这家伙嘶吼着向她扑来,尖利的牙齿差点咬住她的脚骨拐。月月吓得魂飞魄散,扔下铁耙子望风而逃。

月月跑出街门,见毕四毛拎只烧酒瓶从村东头一摇三晃走过来。毕四毛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无赖,见大美人月月一大早站在街上,神情亢奋地跑过来说:“月月嫂,林樯哥不在家,你得是想男人咧!”说着在月月尻蛋上捏了一把。

月月涨红了脸,扇了毕四毛一耳光。毕四毛却不以为意,摸着发烫的脸嬉笑打诨:“能让嫂子打一把,三天两夜不落马。嫂子的手光似绸,嫂子的舌头腊汁肉……”

月月拿这个无赖货没法子,厌恶地推了他一把,突然计上心来:“六指虎的大公猪把我家土地堂拱翻咧,你帮不帮忙?”

毕四毛一怔,将酒瓶“啪”地墩在地上:“还有这等事?祭灶之日被骚猪拱翻土地堂是要断子绝孙的。走,我帮嫂子收拾大公猪!”

毕四毛虚张声势地吆喝着来到月月家门口,却探头探脑不敢进屋。他知道大公猪不是凡物,弄不好就得流血断骨。可刚才吹了牛,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毕四毛蹑手蹑脚来到院子里,却不见大公猪的身影,便又吆喝起来。

月月走进来说:“你别干咋胡,可能钻屋里了,快到屋里找!”

几间屋子找遍也不见踪影,两人正在纳闷,却听后院的猪圈传来哼哼声,月月这才想起她家花母猪这几天发情,大公猪可能跑到那儿入洞房去了。

两人赶到猪圈,果然见大公猪骑在花母猪身上疾风骤雨。月月羞得满面通红,毕四毛却得意地哈哈大笑:“豆蔻开花二月八,一根肉棒往里插……”月月踢了他一脚,骂道:“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

两人正在这边说道,门外传来六指虎找猪的喝喊声。毕四毛打个激灵:“嫂子,把大公猪关起来,给他六指虎一个牛龙嘴尿不满。”说着在月月耳旁咕哝一番。

月月一惊:“这不损阴德吗?”毕四毛瞪了她一眼:“什么阴德阳德?人家在你头上敲烟锅,你还涎着脸给人装烟?不这样做你家不是死人就得遭横祸!”

毕四毛不管月月答应不答应,用八号铁丝将猪圈门拧起来。他走到大街上,六指虎正站在十字路口询张问王:“见没见我家大公猪?畜生越墙跑出去咧,那是兽界魔王,要伤人的!’’

毕四毛走近六指虎,不说话却唱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往前走……”

六指虎见毕四毛神经兮兮,问道:“你见我家麒麟大公猪啦?”毕四毛打了个响指:“没有?”说着拧身就走,六指虎一把拽住他:“一定是见到咧,快告诉我畜生在哪里?”

毕四毛伸伸懒腰,半泄半露地说:“见了怎么样,不见又怎样?”六指虎听他话中有话,掏出一张老头票递过去:“一百元拿上打酒喝,快告诉我麒麟大公猪在什么地方!”

毕四毛接过一百元,对着阳光照了半天,呶呶嘴道:“还是六指爷识时务,告诉你吧,大公猪在月月家!”

六指虎来到月月家,才知大公猪闯了祸,慌忙赔礼道歉,说毁坏神堂的损失加倍偿还!”

毕四毛插上话:“六指爷有钱红岩岭的人都知道,可这事光赔钱恐怕不行,还得披红戴花放鞭炮给人家土地爷还魂,要不,我帮月月嫂把劳什子杀了卖肉吃!”

六指虎是个息事宁人的角儿,明知毕四毛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可为了两家安宁,不但答应赔偿两万元,还答应给土地爷还魂。

还魂的时间定在腊月二十三正午,要赶在土地爷上天之前。但天公真不作美,纷纷扬扬下起大雪,村落里外白茫茫一片。

正午时间还没到,毕四毛一边吞咽着月月给他炒的小菜,一边撮火地说:“老天震怒哪,六指虎敢不给土地爷还魂,我叫几个人把他家砸了!”说着涎着颜面道,“月月嫂,六指虎不是要赔两万元吗?得分我一万,要不这事我不管哪!”

月月打个愣怔:“我知道你是热粘皮,只给五千,干不干随你!”

毕四毛打个飞吻:“嫂子真啬皮,五千就五千!”说完拎起小锣走上街头,“当当当’’敲得震响,“老少爷儿们,六指虎要给唐林樯的土地爷还魂,大家快去天神庙看热闹!”

红岩岭东边建有一座天神庙,里面供奉着玉皇大帝的金身塑像。还魂过程是把土地爷神像从家里请出来抱到天神庙,放在玉帝像前焚香祷告燃烧纸表,再从玉帝的胳膊上扯下一根红头绳拴在土地爷脖子上送回去,沿途要烧香磕头放鞭炮,等土地神像重新归位,整个仪式才算结束。民国年间有人这么搞过,这一次六指虎翻起了老皇历,人们都感到好奇,纷纷涌出家门看热闹。

六指虎在天神庙祭拜完毕,抱着土地神像来到月月家,儿子春性欢天喜地地跟在身后放鞭炮。春性是个傻子,鞭炮一响乐得屁颠屁颠,见月月在不远处站着,点燃一只“二踢脚”向她甩去,不偏不倚在她跟前炸响,烟火把月月漂亮的脸蛋熏得乌黑。

月月脸上挂不住,冲过来给春性一记耳光。傻瓜被扇得性起,一把抱住月月大笑:“你是我媳妇,我要和你睡觉!”说着,臭嘴就往月月脸上拱。

月月羞愧难当地朝后倒退,被一块砖头绊倒仰卧雪地上,春性眼睛一下子红了,像头猛兽顺势压在月月身上。月月哪里受过这等侮辱,性急中摸到身旁的砖头向春性脑门拍去。只听“啪”地一声震响,傻瓜倒在地上没了声音。

人们喝喊起来:“出人命啦!出人命啦!”抢上前抬起春性,慌忙向医院奔去。

月月吓得六神无主,痴愣愣站在雪地里不知如何是好。毕四毛走到她身边道:“乱子大咧,还不快跑,站这等死不成?”

月月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拿了几件衣物包在包袱里,逃出了家门。月月一走,毕四毛兴奋地打个响指:“老子发财的机会来咧!”

唐林樯祖上做过大官,家中有真米实麴。毕四毛一直虎视眈眈,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便潜入月月的卧室翻箱倒柜,从正午一直翻到深夜,什么也没找着,毕四毛气得咬牙切齿,想挖些大便糊在门上腌臜腌臜,却听后院猪圈猪叫入耳。毕四毛灵机一动:大公猪关在猪圈,六指虎当日从鄂尔多斯购买时据说花了好几万,倘若将它弄到手,不也是笔财富吗?

毕四毛来到猪圈跟前,见大公猪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花母猪却走来走去高声叫食。毕四毛笑出声来:畜生快活过了倒头便睡,倒让妻子讨饥叫食。他将拴在圈门上的八号铁丝拧掉走进去,大公猪霍地一下子惊跃起来,扑上前张嘴就咬。

毕四毛吓得屁滚尿流,狼突鼠窜般逃出猪圈拉紧圈门,这才想起六指虎说过的话:那是兽界魔王,要伤人的。毕四毛有心离去,但壮如牛犊的大公猪实在太具诱惑力,寻思半天,突然生出一计,跑到月月家厨房用苞谷面拌了一大桶猪食,找来三瓶55度的烧酒一股脑儿倾倒进去,拎到猪圈跟前,从矮墙上倒进猪食槽。

大公猪闻到醇香的食香和酒香,和花母猪你呼我叫冲上前“瞠瞠瞠”狼吞虎咽起来。毕四毛欢心地笑了:叫你凶,喝了爷爷的“洗脚水”,醉卧三天不得起。

食盆里的猪食很快被一扫而光,大公猪和花母猪也先后醉卧沙场。毕四毛打个响指,拉来月月家的板车想将两头猪一并运走,但大公猪足足有五六百斤重,花母猪也有一二百斤,一辆架子车拉不上,只好舍轻取重,拉着大公猪上红岩山去了。

红岩山是座东西走向的山脉,、毕四毛在崇山峻岭中曾发现了一座隐蔽的洞窟,像莲花似的洞口形状怪异,毕四毛叫它莲花洞。莲花洞有座拐把屋,打寝作息很是惬意,毕四毛给拐把屋装上门盘了炕,偷盗掘洞后被追得鸡飞狗跳墙,便逃进莲花洞拐把屋匿踪不出。久而久之,这地方就成了他的贼窝。得到六指虎的大公猪,毕四毛便想起莲花洞,费力劳神地踏雪过坎,将麒麟大公猪运到这里,关进拐把屋锁上铁栅门,二次赶到月月家将花母猪杀了,赶天明拉到乡政府驻地子午镇卖肉。

母猪肉卖了1000元,毕四毛高兴得颠三蹈五,找了一家上档次的饭店吃了一顿,已是日暮黄昏。当晚,毕四毛在子午镇一家歌舞厅蹦达半宿,后半夜找了个录像厅边看录像边睡觉熬到天亮,这才想起关在莲花洞的大公猪,准备上县城去找猪贩子王五给寻个买家。

毕四毛走上公路要搭汽车,却见六指虎和月月的男人唐林樯拉着板车向这边走来,傻子春性直挺挺躺在板车上,盖着一块布,看样子已经死了。

毕四毛老远里就喊:“六指爷,春性死了?月月这婊子真不是东西,这不让你家断了香火吗?”

六指虎狠狠瞪了毕四毛一眼没吭声,唐林樯早就按捺不住,冲上前对毕四毛就是几个巴掌。唐林樯是在打工回家途中和六指虎相遇的,知道毕四毛唆使月月叫六指虎给土地爷还魂闹出大事,气得牙齿直痒痒,没想到会在子午镇碰上他,不由分说,先将狗东西扁了一顿。

毕四毛被打得措手不及,气怒不堪地反唇为讥:“龟儿子,你婆娘打死人家春性,给我发啥蟆蛤气?”

“叫你满嘴喷粪!”唐林樯跟着又是一拳,打得毕四毛鼻嘴流血。毕四毛知道不是唐林樯的对手,捂着流血的嘴巴步步倒退:“唐林樯,我日你先人,竟敢打我?等着吧,有你龟儿子好果子吃!”

毕四毛爬上去县城的公共汽车,见唐林樯没追上来,这才把心放进肚子里。他找见王五说明来意,王五说:“只要是六指虎的鄂尔多斯大公猪,我给你8000元。”毕四毛一想是偷来的就没还价,说三天后他将大公猪拉到红岩山下的鹦哥嘴,叫王五在那里接货,王五痛快地答应了。

花母猪肉卖了1000元,加上即将到手的8000块,近万元的收入令毕四毛心花怒放。告别王五,毕四毛去护城河边找野鸡快活,走到中山路,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一闪。

“月月!”毕四毛惊叫一声,“这娘儿咋在这里?”眼睛滴溜溜转了几转,禁不住偷偷一笑,紧跟月月身后,看她要干什么。

月月走进南关路一家银行,毕四毛犯了嘀咕:她去银行干吗?对了,不是取钱便是存钱。毕四毛热血沸腾,隐身暗处观察动静。

月月取出一沓钱装进随身携带的皮包,登上去六川河的公共汽车。毕四毛立马醒悟:她是回娘家呀,便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在后头。公共汽车在六川河停下后,月月下车转入一条乡间小道。毕四毛急急钻出出租车,抢在月月前头向牛背梁赶去。

牛背梁是六川河通往月月娘家牛蹄窝的必经之路,山大沟深少人问津,月月不敢松心,三脚并作两步向前赶路。心性单纯的女人伤了傻瓜春性后逃离红岩岭,在姐姐家藏了一天,觉得不是长久之计,告别姐姐后在县银行取了两万元现金,打算外出做生意避个风头。她想临行前给垂暮之年的老娘打个招呼,才搭乘公共汽车赶了过来。

走到牛背梁,毕四毛却从路边的草丛中跳了出来。月月惊得目瞪口呆:“四毛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毕四毛煞有介事地横在月月前头:“四处找你啊!”月月不明事理,毕四毛大唬小诈地说:“春性死了,公安到处抓你,连我也牵扯进去了,知道你会来牛蹄窝娘家,才赶到这里给你报信。月月嫂,赶快跟我逃走吧!”

月月吓得脸色苍白,她没想到自己一砖头会将春性拍死,杀人是要偿命的,要保命只有逃跑。她惊恐不安地对毕四毛说:“那我得上牛蹄窝给娘打个招呼!”

毕四毛煞有介事:“想找死不成?公安早将牛蹄窝围’得水泄不通,你想飞蛾扑火……走走走……”说着拉起月月就走。

月月将装有现金的皮包紧紧抱在怀里,被他拖着走了一阵,神色恍惚地问:“上哪里?”毕四毛脸上露出喜色:“红岩山有个莲花洞十分安全,无人知晓,我们先去那里躲几天!”月月见毕四毛说得有鼻子有眼,心头一胡涂,跟着他向红岩山走去。

阒寂的红岩山白茫茫一片,北风卷着雪粒四处飞舞。月月跟着毕四毛走了大半天还不见莲花洞,便说:“到底还有多远?”毕四毛指着远处一座山头:“那不,前面的山就是。”月月见山头隐隐约约,心有疑虑地坐在树墩上,紧紧抱住皮包:“这要走到牛年马月?我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毕四毛打个愣怔:到嘴的肥肉不能让她飞了,连哄带骗地说:“你看你,再走几步就是莲花洞,咋能半途而废!”

月月满脸愠怒:“别跟我打马虎眼,老实说你想干啥?”毕四毛故弄玄虚地发了火:“你说我想干啥?还不是为了躲警察,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说着眼珠一转:“看来你不相信我,好吧,这里可是野狼出没的地方,你就等着喂狼吧!”说完,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请将不如激将,毕四毛这一着把月月镇住了:四周白雪茫茫,来个狼还真不好对付。她惊惧地追上去“嘻”了一声:“你那点坏水水我还不知道?如果进洞后图谋不轨,我就不跟你去!”

毕四毛知道月月说这话什么意思,冲她笑笑说:“毕四毛对天发誓,进洞若对嫂子有不轨行为,立马死去!”

心底纯朴的少妇最终相信了毕四毛的花言巧语,进到洞里方知这是他的贼窝,紧绷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毕四毛见肥肉到口,不无殷勤地凑上笑脸:“月月,这里还安全吧?”嫂子变成月月,是毕四毛发出的进攻信号,月月却没在意,一眼看见关进拐把屋的麒麟大公猪,不无惊诧地说:“你把六指虎的大公猪弄这里来了?”

毕四毛若无其事地笑着:“这是给你准备的美餐,畜生闯了大祸,还能让它活?”毕四毛不经意中又撒了一个大谎:“有猪肉吃,我们在这里待上三月五月不成问题!”

月月一怔:“哪我家花母猪昵?”毕四毛道:“不是在你家猪圈好好待着吗?”心中却暗暗发笑:连你也要快见阎王了,还操心什么花母猪?

毕四毛从盯上月月那一刻起便起了杀心,可他不想让红岩第一美人死得太快,这个坏事做尽的家伙要在莲花洞将这块烫手的山芋好好玩弄几天,然后劫财剥衣送她上西天。毕四毛心里想着,色迷迷的眼神不停打量眼前这个美丽少妇。

月月从毕四毛淫邪的眼神里看出端倪,胸窝“嘭嘭嘭”地狂跳起来。她已怀上唐林樯的孩子,如果被畜生蹂躏糟蹋,怎么对得起几代正直的唐家祖宗?恼怒和怨恨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她悔恨自己轻信了毕四毛,被这家伙骗到荒凉山洞。然而,危难时刻见真性,月月到了绝境,反而镇定下来。

天很快黑下来,呼呼作响的寒风像刀子一样扑进山洞,月月身上一阵阵发冷,她裹紧衣服蜷缩在洞旮旯里,毕四毛嬉皮笑脸地凑上来道:“冷了是不是?我马上给咱生火。”说着在月月脸上拧了一把,“真不愧红岩岭第一美人,你看这脸蛋,像牛奶洗过一样嫩。”说着很不服气地叫了一声,“二百五唐林樯真他妈的有福气,夜夜搂着美入睡!”

月月像吞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嘴里却说:“快抱柴生火吧,我知道你想干啥。不就是想和我睡觉吗?看你跑前跑后的份上,今晚就满足你!”

毕四毛兴奋得手舞足蹈,他没想到月月说出自己梦寐以求的心里话,忙不迭地恭维道:“月月真是聪明人,我这里就拿柴生火,咱俩美美弄上几天那才过瘾!”说着将洞里的干柴抱出一抱,低头生起火来。月月瞅见一根刀状的竹片,迅速扯了过来,掖在衣服底下。

熊熊的篝火很快使山洞暖和起来,毕四毛抱来一堆穰柴铺在篝火旁,神情亢奋地说:“荒山野洞煨着篝火做爱别有一番风趣,月月,快脱衣服吧!”说着就把裤子脱下来,亮出驴肾般的阳具。

月月恶心地闭上眼睛,急不可待的毕四毛就扑过来把她的裤子扒光。少妇白皙的肌肤在篝火旁显得光洁无瑕,毕四毛像疯狗一样压了上来,说时迟那时快,月月猛然抽出腰里的刀状竹片,狠狠刺进毕四毛的龟头里。

毕四毛鬼哭狼嚎般滚翻一边,月月跳起身来,抓住一根半米长的劈柴在毕四毛身上又抽又打。毕四毛慢慢没了声息,月月哭了几声,穿好衣服拎上皮包向洞外逃去。

经过拐把屋,见关在里面的大公猪又叫又闹,铁栅门也几乎被畜生撞翻,她打住脚步寻思道:毕四毛把猪弄来恐怕就没喂过,六指虎失去儿子已经够悲伤,再失去大公猪还不将他逼上绝路?心中想着,禁不住动了恻隐之心,决定给大公猪喂饱食料,放它去找六指虎。

月月找到一袋苞谷,扛到拐把屋跟前,从缺刺的铁门上“哗啦啦”倒进去,大公猪狼吞虎咽地吞嚼起来,一边吞咽,一边抬头看着这个给它食吃的女人,似乎生出感激之情,不停地摇摆尾巴。月月知道这是大公猪给她示好,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大公猪吃饱肚子,站在里面静静看着月月将铁栅门打开。大公猪看了月月几眼,向洞外走去,没走几步却又退了回来,站在月月身边不愿离开。月月掏它,大公猪哼哼唧唧叫上几声又偎到她身边来了。月月感到蹊跷:前几天还是冤家对头的大公猪现在怎么这般亲近?她顾不上多想,撒开腿向洞外跑去,大公猪也跟在后面跑出山洞。

圆月当空,荒山被积雪映照得一片通亮,月月和大公猪顺着一道山梁向夹角岭奔跑,一过夹角岭就是牛蹄窝,只要赶到牛蹄窝的娘家就安全了。然而这时,月月发现空旷的雪地上有几条黑影晃动。

“狼!”月月吓得叫出声来,挎在胳膊上的皮包也掉在了地上。狡猾的狼却不动声色,静静站在那里朝这边张望,似乎对月月的惊慌失措非常惬意。

这是三头狼组成的家庭,公狼、母狼和幼狼,他们早就嗅到莲花洞猪肉的喷香,天黑时便潜伏在洞外。但洞内有火,有人,狼们不敢冒进,耐心地等待火灭人睡再对猪猡下手。没想到上苍携美,猪猡自己跑出来了,身旁还陪着一个女人。狼们对女人是不屑一顾的,便悄悄跟在后头选择适当地域动手。月月和大公猪上了夹角岭,三头狼感到时机成熟,这才奔窜前头拦住去路,打算将月月和大公猪一举干掉。

月月惊魂不安地抱住大公猪的脖颈瑟瑟发抖,茫茫雪夜,大公猪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其实在月月把大公猪从拐把屋放出的那一刻,大公猪就闻到狼身上挥发出的腥骚味,跑了几步退回月月身边不愿离去。对猪猡来说,人才是它们的保护神,何况面对残忍无度的恶狼?无声的依伴中,月月和大公猪结成了联盟。

三头狼轻蔑地扫过几眼,似乎对眼前的猎物不屑一顾。从古到今,猪猡都是狼的盘中美餐,弱不禁风的女人更是不在话下。公狼发起攻击的命令,但它没有亲自出马,而是让儿子幼狼一试身手。公狼想:幼狼出生后还没亲手杀戮过猎物,一头猪猡和一个女人正好为它提供“练刀”的机会,猪血和人血的洗涮,定会使它成为英武的狼王。

然而公狼打错了算盘,当幼狼跃跃欲试地向月月冲去时,大公猪一个“和尚大摆头”,将这只幼狼撞出几米之远。’

幼狼从地上滚翻起来,痴呆呆看着大公猪,不知如何是好。它本想先干掉胆怯如鼠的女人,再把鲜嫩的猪肉撕扯下来敬献父母,哪料牛刀不爽,竟被大公猪打了个措手不及。

幼狼那肯服输,愤怒地嗥叫一声,再次向大公猪扑去,但大公猪尖利的牙齿差点咬断它的喉咙。

幼狼胆战心惊地逃回父母身边,母狼突地一跳,要给孩子雪耻。只见它携风裹雨般向前冲去,大公猪却岿然不动。母狼狡黠地打住脚步,在距大公猪咫尺之远的地方按了按脚掌,然后聚集全身的力气扑过去,却被大公猪咬掉了一只耳朵。

狼母疼痛得“嗷嗷”直叫,这才知道眼前的猪猡不一般,有棕熊的耐力,猎豹的威猛。母狼丢盔弃甲逃回公狼身边,公狼顿时傻了眼。它没想到一头猪会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懊悔不该让没有经验的儿子去练身手,更不该让妻子不知深浅地去冒风险,丢掉了一只耳朵。

懊恼从公狼阴险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它定神打量眼前这头大公猪,才发现它高大得像头小牛,倘若真是一头小牛,公狼也不怯惧,但它是一头猪,有上苍赋予的尖利牙齿,还有一身不可估量的蛮力。而此刻的大公猪仿佛血性陡起,“咯吧咯吧”咀嚼着母狼的耳朵,鬃毛倒竖,虎视眈眈地向这边嘶吼示威。

公狼心有余悸,准备带妻子、儿子离去,但饥饿的肚子不允许它放弃,放弃便意味着彻底失败,久经沙场的公狼决定智取。它在母狼耳畔咕哝一起,便向一道山沟溜去了,留下母狼和幼狼依旧和大公猪正面对峙。

一人、一猪、两头狼在白雪皑皑的夹角岭对峙着,狡猾的公狼从后面踅摸过来,它打算和母狼来个前后夹击,一举将大公猪击毙。大公猪已经觉察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警觉的脑袋左顾右盼,潜伏在草棵子里匍匐前进的公狼身不由己地打住步子,它不想重蹈失败的覆辙,它要等待最佳时机。

然而这时,不远处亮出三束火把,伴随着火把的是此起彼伏的人声。公狼打个愣怔:一头猪已经使它够头疼的,再添几个人,它们一家还不葬身此地。公狼知道大势已去,幽怨地低嗥一声,招呼母狼、幼狼逃走了。

三束火把是来寻找月月的,打火把的是月月的丈夫唐林樯和村里的青年唐金、鹿文。唐林樯把傻子春性拉回红岩岭后,六指虎对他说:“快去看看月月,就说春性没事,叫她不要惊慌。”

唐林樯赶回家中,却见大门敞开,屋里一片狼藉,月月不见踪影,猪圈里还留着一大摊血迹,花母猪也不知去向。唐林樯马上想到毕四毛,怒不可遏地撵到毕四毛住的茅草屋兴师问罪,但已人去屋空,这才叫上好友唐金、鹿文四处寻找月月。红岩岭周围找遍没有踪影,唐林樯估计月月上牛蹄窝娘家来了,踏着积雪连夜向这边赶来,没想到竟把三头狼吓跑。

月月一见唐林樯,又惊又喜地昏倒在他怀里。唐林樯和唐金、鹿文抬着月月向牛蹄窝赶去,一到娘家月月醒了,抱住唐林樯放声大哭:“林樯,我把事惹大咧,傻子春性叫我打死啦!”

唐林樯哈哈大笑:“你怎么说春性死了?是我把他从医院拉回来的,正在家中养伤呢!”月月张目结舌:“这么说春性没死?是毕四毛把我骗了?”唐林樯怒火中烧:“我知道是他捣的鬼。春性到医院后便清醒了,医生给他清除了淤血进行了包扎,啥事也没有,只是返回途中怕积雪刺眼给身上盖了一块布,毕四毛在子午镇看见盖着布的春性以为他死了,才骗得你四处乱跑!”

月月长叹一口气,立马解脱,停了一会又愁容满面地说:“可我把毕四毛打死啦!”月月哭诉了事情的经过,唐林樯恨得咬牙切齿,和唐金、鹿文上莲花洞寻找毕四毛的尸体。

三人马不停蹄赶到莲花洞,毕四毛的尸体却不见了,只有洞内未燃尽的柴灰还冒着青烟。唐林樯说:“毕四毛没死,他逃跑了!”

三人重新返回牛蹄窝住了一晚,第二天便把月月接回红岩岭。一进家门,六指虎正给月月家修复土地神堂,春性头上裹着纱布在一旁打下手,唐林樯于心不忍地赶过去说:“六指爷,说好这事不要你管,何况春性头上的伤还没好哩!”

六指虎舒心地笑着:“说起春性,还要感谢月月那一砖头哩!”六指虎看看月月:“你说怪不怪,春性挨了你一砖头,从医院回来后不瓜不茶了,一定要跟着我出来做活,你说这是不是好事?”

月月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激动不已地走到春性跟前左看右看,末了厉声叫道:“春性,你认得我是谁?”

春性掩嘴一笑:“你是林樯的媳妇月月!”月月拍手称快:“六指爷,春性果然好了!”说着指指院子里说:“还记得前几天这里发生的事吗?”春性有点羞愧地说:“咋不记得,我要抱你挨了一砖头,但这一砖头把我的瓜病治好了!”

六指虎哈哈大笑:“我有了真正的儿子,从来没这么高兴过!”说着将一沓钱递给月月道:“这是给你的两万元,收下吧!”

月月倒退三步:“这不扇我耳光吗……”唐林樯急忙接上话:“六指爷,这钱不能要,快装上!”唐林樯把钱塞进六指虎衣兜,指指一旁摇头摆尾的大公猪说:“大公猪给你找回来啦!”说着眉飞色舞地描述起来,“这家伙简直是二郎神下凡,在夹角岭斗败三只狼,要不是它,月月恐怕早没命哪!”

六指虎一见大公猪,眼睛顿时亮了,得意忘形地说:“大公猪曾和豹子厮打过,豹子也没挨住毛,何况三只糟狼。”说着就要将它赶回家,大公猪却“噔噔噔”跑到月月跟前不愿跟着六指虎。

六指虎长叹一声:“真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一场狼斗竟使大公猪把月月当成亲人了。这样吧,”六指虎高喉咙大嗓门:“既然不收钱,大公猪就由你们养着为庄户服务!”

“不不不……”唐林樯摇手阻止:“这是哪和哪的事?我们可没这方面的技术!”六指虎笑道:“你以为赚我的便宜是不是?不对,是我看上你家后院那块地方了,面朝大路地势宽,倘若开道门,可是给猪配种的好场所,人算不如天算,你们就接手吧,至于技术方面,我会过来指导的。”

光阴荏苒,转眼就到夏天,月月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唐林樯乐得合不拢嘴,整天忙里忙外地侍候月月和儿子,大公猪配种的事就交给六指虎打理。奇怪的是,大公猪对无休止地风流失去了兴趣,一有时间便跑到月月家做“保安”:发现老鼠洞,不将洞穴拱穿、老鼠赶跑绝不罢休;院子里有什么柴火、绳头,也会用嘴一根根叼走。有一次唐林樯在厨房烧火做饭,有人在门外喊他,他就把烧了半拉的火丢下来去会客人。唐林樯一走,灶眼里的火掉下来点燃劈柴,眼见大火就要烧着房屋,大公猪突然冲进厨房将燃烧的劈柴一根根叼到院子里,才避免了一场火灾。唐林樯和月月感激不已,他们不知道大公猪哪来这样的灵性!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月月和唐林樯搂着娇儿入睡了,大公猪却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在猪圈转来转去没有困意。忽然,它听到前院传来异样声,耳朵一偧,鬃毛竖立,“嗒嗒嗒”追赶过去。来到西跨墙前,只见一个人骑在墙头正要翻越,大公猪狂吼一声突然跃起,一嘴咬住那人的脚巴骨将他从墙上拽了下来。

你道这人是谁?他就是匿踪一年多的毕四毛。毕四毛那天被月月用竹片刺坏龟头又遭毒打,一时昏迷过去,但没过多久他就苏醒了。苏醒后的毕四毛见阳具严重损伤,急忙赶到公路拦了一辆车上省城医院治疗。半年时间的治疗保住了性命,但阳具却被切除,毕四毛成了名副其实的太监,他把月月恨得要死,发誓要报仇雪恨。从医院出来,毕四毛在城里厮混多日,窜到小沿河煤矿偷了几公斤炸药、雷管和导线,悄悄返回红岩岭潜伏下来,打算送月月一家上西天。

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非常恐怖,月月一家早入梦乡,毕四毛轻车熟路窜到西跨墙跟前准备爆炸,但没带起爆器几乎使他前功尽弃,倘若找回起爆器已经没有时间,丧心病狂的家伙决定孤注一掷。他将炸药和雷管捆成一个包接上引信越墙而入,置放在月月卧室的窗台下点燃导火索。导火索“咝咝咝”地燃烧声使毕四毛仿佛看到月月一家被炸飞上天时的淋漓尽致,丢了根的家伙阴鸷地冷笑两声越墙逃跑,却被大公猪一口咬住脚骨拐。

大公猪将毕四毛摔倒地上后,发现导火索像只浇了油的老鼠“咝咝”冒烟向前奔跑,便丢下这厮向导火索冲去,它似乎对这只冒烟的“老鼠”很感兴趣,抑或是心有灵犀,知道这是危害主人性命的坏事包,一嘴咬住导火索朝后拉拽但没作用,性急中像上次叼柴火那样将炸药包叼起向后奔跑,跑了几步狠狠甩了出去。

也是见鬼,炸药包不偏不倚甩到毕四毛脚下,毕四毛惊慌失措中抓起炸药包向外抛甩,但已迟了,“轰隆”一声震响,毕四毛被炸得血肉横飞,大公猪却毫发未损。

强烈的爆炸声惊醒月月夫妻,两人急急赶到现场,才知出了大事,急忙拨打110报警。警察根据地上留下的痕迹作出判断:是大公猪奋不顾身救了月月一家,而炸死毕四毛的炸药包正是大公猪用嘴丢过去的。

人们一片哗然,从古到今还没见过猪猡会丢炸药包,有老狗救人,白马救生,哪见一头猪会救主人?六指虎幽幽笑道:“我这麒麟大公猪就有这样的灵性,它不仅能斗恶狼,还能临危不惧地营救主人,真真一个猪博士!”

从此以后,乡亲们称呼麒麟大公猪为“红岩岭上猪博士”,正准备参加全国种猪大奖赛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